主叶蓝
叶总攻不逆
同志们我还在坑底哪!

【叶蓝】养只大神(End)

【叶蓝】养只大神

...嗯,好歹我写完了不是...

 

(一)

在一个月黑风高大雨瓢泼的夏夜,蓝河坐在自己出租屋的电脑前打荣耀。耳机里传来各种技能的音效,屏幕上光影绽放眼花缭乱,蓝桥春雪正在春易老的指挥下抢野图BOSS。
蓝河没注意的是,身边的窗户上慢慢开了道小小的缝。
蓝桥春雪剑光霍霍。
蓝桥春雪左躲右闪。
蓝桥春雪一往无前!
蓝桥春雪………原地抽风!!!
“蓝桥干什么呢!!”春易老大声质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屏幕外电脑桌上突然出现了一只虎斑猫,短短的毛湿答答地垂着,歪着个头看他。
蓝河毫无防备地突然看见这么个活物,吓得一巴掌就按在了键盘上。蓝桥春雪一阵抽风似的抖动。
“喵……”

……
给小猫洗了澡,意外地没有遭到反抗。蓝河收起擦干水珠用的毛巾后蹲下身子看着它。
土黄色的虎斑猫安静地和他对视,然后脑袋伸过来朝他拱了拱。
…………好萌。
蓝团长觉得自己被攻略了。

养只猫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随后的几天里蓝河每天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一天三顿地喂猫。奇怪的是给猫粮这只猫根本不鸟他,给它吃菜啊肉啊它倒是挺喜欢。
还是只有性格的猫。
最近刚刚升为猫奴的蓝团长赞许地想。
尽管每天要多照顾一只猫,蓝河也没耽误工作。近期以来蓝溪阁在神之领域抢得的BOSS数目稳定上升。


-多亏了那尊神没来搅混水。
-叶?
-嗯。


蓝河和春易老交流意见时不自觉就想起了去年这个时候网游里的鸡飞狗跳。看来拿了个冠军之后消停了好多啊,蓝河叹口气,拉开好友列表看了看君莫笑黑着的头像。身旁一直坐在电脑桌上的猫“喵”了一声跳上他肩膀,后腿蹬直一用力就爬上了蓝河的头顶。
“喂你——”蓝河有点不满意,想甩头又怕伤了他,只好用手去抓。
蹲在蓝河脑袋上的猫伸出爪子和他击了个掌。
“……”

几天相处下来蓝河发现这只猫开始原形毕露,平常就喜欢蹲在他脑袋上,吃东西越来越挑,早晨起来饿了想叫蓝河起来做饭时会蹲在蓝河胸口压得他喘不过来气,总而言之这恃宠而骄的小东西丝毫没有蓝河是他衣食父母要好好对待的自觉。
蓝河觉得好笑又无奈。

这天他退出账号穿好衣服准备下楼买菜,一扭头看见自家的猫正站在脚边一米不到的地方直直盯着自己看,一副惹人怜惜的样子,顿时心都软了半边。好言好语哄着说要去离家稍远的菜市场给买肉吃猫才放他走。
此时的蓝河怎么也不会想到,大门关上之后,黄色的小猫熟练至极地用毛茸茸的爪子打开电脑上了QQ。

(二)

等蓝河回到家做好饭给自己和猫吃掉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的事。蓝河无比自然地打开电脑上网打开QQ登录荣——不对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倒回去倒回去。

君莫笑:小蓝在不在?
君莫笑:好久没聊天了有没有想哥啊?
君莫笑:最近上没上绝色那个号?我看你们野图BOSS这方面好像收获很大嘛,元素结晶有没有?
君莫笑:哎我这有点事,先下了回头再聊。
蓝河木了半天。

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屋,扒着椅子边就想往电脑桌上跳。蓝河推它一下,“等会别捣乱。”
猫不依不饶地继续跳,蓝河只好把它抱到自己腿上。虎斑猫小小的爪子搭在桌子边缘,探出个小脑袋看蓝河的屏幕。
蓝河的手在键盘上晃了好几下都不知该摁哪里,似乎想不出该说些什么才好,最后才慢慢打出一行字。

蓝桥春雪:大神别逗了,兴欣这么多人才哪用的着我啊。没爆到元素结晶。
打完字发出去之后蓝河又拖动鼠标看了看叶修的话才关掉对话框。

蓝桥春雪在荣耀大陆上奔跑,和身旁的自家兄弟一起,朝着野图BOSS刷新点聚集。蓝河按着键盘,眼睛愣愣地盯住屏幕,他心里好像有什么堵得慌,酸涩的,说不出的,汹涌而滚烫,但并不妨碍他完成手里的操作。猫安静地趴在他大腿上打起呼噜,黄色的毛柔顺而服帖。

当天晚上蓝河回卧室睡觉,自家的猫又鬼鬼祟祟窜到隔壁屋打开了电脑。
君莫笑:哪能啊,只要你愿意,永远都是我的副会长。

“……”
“…………”
“………………”
蓝河抱着猫,目瞪口呆地看着聊天框。
谁来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大神你?!?
蓝河手一抖关了对话框,想了想又把它打开,瞪着离线消息里那行字好久,然后手速爆了两倍关QQ退荣耀关电脑。
罪魁祸首被蓝河抱在怀里,蜷成一个圆圆的球。
今晚上算是睡不着了。蓝河愁苦地想。

快做饭了才想起来家里没油,蓝河看了看窗外阴沉沉的天决定还是跑出去买一趟。结果买完油回来快走到小区门口时天上渐渐开始掉雨点。蓝河迫不得已一路狂奔回了家。拿钥匙开门冲着里屋吆喝一声“我回来了——”,就看见自家的猫,正趴在键盘上,一脸淡定地看着他。
“轰隆——”这场攒了两天的雨终于下了。

 

(三)


我靠?
我靠靠?
逗我呢吧?
走错片场了?
蓝河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轰隆轰隆冲上了脑门,甩上门三步并作两步蹿到电脑前面一看,果不其然界面上摆着刚输入完成还没来得及发出去的句子。
喵星人特务吗?
等等哪里不太对。
蓝河用尽全身力气抬了抬眼皮,聊天框顶部苏沐橙仨字赫然映入眼帘。
“………………靠。”

“怎么回事?”蓝河尽量稳定情绪。
叶修慢慢打字:“哥也不造啊,睡一觉就这样了。”
你以为卖萌我就会放过你吗?蓝河怒向胆边生还不好发泄,捏了捏手心告诉自己这可是大神不能冲动,又问:“那你找我干嘛?”
因为你家住一楼而且下雨了只有你这个傻小子不知道关窗户啊……
叶修想了想,还是说“缘分吧。”
“滚!!!!!!”

其实我也不想的。
叶修有点为难。他那天下午困得要命想着先睡一小时结果醒了就发现世界不太对。怕吓着别人才偷偷摸摸溜走,不成想一场雨竟把他淋了个湿透。后面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嘛。叶修歪歪脑袋看着蓝河,而且你问我为什么随便动你电脑当然是为了跟战队联系一下报个平安啊,而且哥还拿你手机发了条短信跟沐橙说自己回家了呢你不也没发现。
想到这点叶修又有点得瑟。
当然有些事绝对不能说出来。

蓝河还是挺生气:“大神你有事直接告诉我啊怎么能这么瞒着!”
“这不是身体上刚发生巨大转变一时间心情转换不过来嘛,而且发生这种事哥怕你接受不了。”叶修可怜兮兮。
“……”
蓝河觉得似乎说得通,但又隐隐哪里不对的样子。
“变成一只,咳,猫,这种事我也从没遇到过啊。”
看着叶修费半天劲打字在键盘上够来够去的样子蓝河有点心软,算了先让他在这呆着吧。
“晚上想吃什么?我去做。”
“……喵。”
叶修在心里悄悄给自己点了个赞。

 

(四)

蓝河一边刷碗一边觉得这样下去不太行。
水龙头里的水哗啦啦掉在盘子上又滚下去,花生油油珠晶亮圆滚黄澄澄,洗洁精翻搅出无色泡沫。蓝河放下最后一个盘子,把手伸进一池子冰凉的水里,攥攥拳头,松开,又攥了攥。

自从被揭穿了真正身份后叶修变得愈发有恃无恐。自己不会说话就建议蓝河每天随身带个平板电脑,有话说直接在备忘录里打出来。这招原本是为了方便交流,可谁知叶修拿了个鸡毛当令箭,频频给自己派活。

——小蓝晚上吃肉不?
——蓝啊能不能给支烟抽?
——咦,你晚上睡觉都不穿睡裤吗?

像话吗?发号施令也就算了,晚上怎么睡觉也管?堂堂大神撂下战队不管反倒关心这个,掉不掉价?蓝河当时就蹿了,沓拉着一只拖鞋单脚蹦过来一把抢过叶修的平板删除备忘录外加一顿白眼。
再说了我那是洗了没得穿,以前你也不是没见过我穿,怎么就能觉得我有这种破习惯?
糟心。

蓝河弯腰把洗好的盘子放回碗橱,又拿百洁布抹了两把桌子。

而且放着这么一尊神流落在外祸害乡里乡亲兴欣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蓝河想了想,有点替自己……不,是替叶修着急。
也不对,担心他干什么,他什么时候吃过亏?
就又有点无奈。

这就好比旧社会乡下身为富绅的远方表舅不远万里前来投奔身在城市勤奋打工才能勉强糊口的外甥。蓝河发散思维。
呸,什么玩意儿,不对不对,怎么自己给自己降辈分呢。

用毛巾擦擦手,蓝河转身走出厨房。

客厅里电视开着,黄色的虎斑猫舒舒服服趴在靠垫上半睁着眼睛瞥他,半长的尾巴在身后晃晃悠悠就是不好好垂下来,这是想引谁上钩?

蓝河叹了口气。

看见他叶修倒是挺高兴,小爪子一伸招他过去,还有模有样拍拍旁边的沙发。蓝河乐了,走过去一屁股坐在叶修旁边看他打字。
“蓝啊,你上次煲的那个粥,挺好喝的什么时候再做一次?”
蓝河看他懒懒散散地用键盘打字,偏有几个字母离得远不好够,小爪子直直地平伸出去可爱极了,突然就好想抱抱他。
马上就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在心里默念十遍那是叶修大神不要越矩最后快变成别有兴趣。叶修见蓝河半天没说话,抬了个头瞅他,纯黑色的眼珠漂亮极了。

蓝河给瞅得心狠狠蹦了三蹦,赶紧回话:“行行明天做……”想想又有点试探性地问:“大神你找到变回去的办法了吗?”
叶修不紧不慢:“这不正找着呢么,不急。”

叶修的不急,那是真不急。都住了小半个月还那么理所当然,说出的每句话,每个标点符号都充满了不慌不忙的气质。看来离翻身农奴得解放还有段距离,尚须努力啊。蓝河暗暗给自己打气,眼神却不受控制地移向叶修弯曲的脊背。


等到了晚上睡觉,蓝河刚合上眼就觉得床塌下去一块儿,然后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开始往自己怀里钻。
意识到那是叶修的时候蓝河吓的一激灵,硬邦邦伸出胳膊拧亮台灯就看见叶修团成一个团儿窝在他怀里,一副舒服得要命的样子。

蓝河觉得一瞬间身上就撒了气,没脾气,伸手蹭蹭叶修的尾巴说,大神你这不太好吧……毕竟我都知道你是谁了。顿了顿见叶修没理他,又接着说,之前晚上那样不是因为不知道你是大神么,别玩我了行吗。
叶修懒洋洋睁开眼睛,视线在他脸上停了没两秒钟眼皮子就又耷拉下来了。还忒舒坦地又蜷了蜷。

蓝河:……

 

(五)
后来蓝河旁敲侧击地想要问叶修什么时候走,叶修是这么回答的:
蓝河:“叶神我问你个事啊。”
过了好一会叶修才回消息,“别喊我大神,多生分。叫名字。”
叫不出口。蓝河抓耳挠腮。
……

等等,跑题了。蓝河赶紧又发消息:“叶神你想过什么时候回去吗?”
叶修:“……”
“……叶修………”
“哦…你着急?”或许是因为不方便,叶修的话都精简了很多,语气没以往那么让人心跳过速。
“不不…我不急……”蓝河违心澄清。我只是替你着急。
“你不急就行。”叶修老神在在。
“嗯…”
所以到底什么时候走啊?!?蓝河捶键盘。

没多久蓝河又收到叶修一个外链网址。
他给的应该没病毒吧?蓝河就点开了。页面很简单,卡通装扮,暖色调,一个睡美人的故事。

???

蓝河瞪着电脑愣了两秒。

“没明白?等我再找一个。”
又发过来一个网页,蓝河点开,《青蛙王子》。
“不对发错了,应该是这个[网页链接]”
 
夏日的暑气在空气里蔓延,绿色植物摇晃着叶子进行光合作用,屋子里的蓝河叠着两条腿坐在转椅上玩电脑,看着网页里那几行字却觉得呼吸都慢了几拍。
“…不用找了。”心跳缓慢,呼吸停滞,蓝河手指僵硬地打字,“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叶修问。
蓝河一把掀了键盘,对着客厅叶修呆的方向大吼:“门都没有!!!!!!”
 
“大神不要!!”蓝河挣扎,“这又没有事实依据,简直无稽之谈!!!”
叶修锲而不舍往他身上爬。
“太荒唐了!!”蓝河使出浑身解数想摆脱叶修的纠缠。
“喵。”
“大神你...!咦你怎么走了。“ 蓝河掸掸皱皱巴巴的袖子,问。
......
“你就这么不想我走吗?”叶修无奈而痛苦。
谁不想你走了,巴不得你走啊?!?蓝河狂捶键盘,“大神你能变回去当然是好事...”
叶修反问:“那现在这种好事就摆在你眼前,为什么不珍惜?”
蓝河愣了会儿。
就是啊,能让他走掉不再打扰自己,能让自己的生活回到从前,没有两倍的早餐,没有遍地的猫毛,没有猫,也没有叶修,又何乐而不为呢。
蓝河有点动摇。
叶修继续循循善诱:“你要是不同意,就是不想我离开你,舍不得我的意思咯?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啊,那我跟老板娘他们打声招呼,以后都住你这吧。”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别,千万别。
蓝河捂着脑袋思索,对啊,你好我也好,为什么不答应呢...
“......好吧。”蓝河慢慢打字。
“真的?”叶修惊喜。
“嗯......”
蓝河一把下了QQ站起来后退两步倒在床上双手捂住脸。嗯,总觉得哪里不对呢....
嗯......!
等等我靠,这种事情发生的前提是我亲他一口好吧!!!!!!!蓝河垂死病中惊坐起,惊起一床猫毛。
 
“大神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晚上蓝河抱着猫看电视,企图最后再劝说两句悬崖勒马。
叶修没理他,专心致志看电视。
电视里百家讲坛的主讲人唾沫横飞:“那么他是否能在万军包围之下突破重围呢?!”
......反正我这不太能。
蓝河心情复杂极了,再三犹豫,还是哭丧着脸把叶修举到嘴边亲了一下。



没变化。
叶修还是那个叶修,身体被两只手架住停在他面前安然注视着他,还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巴。蓝河后知后觉地感觉自己嘴巴上有两根毛,赶紧伸手抹掉。
丢人,真是太丢人了,根本什么都没发生。蓝河例行公事一样搂着猫睡觉时想,我还是死了算吧。
 
第二天早晨。
“卧槽叶修你怎么在这!!”蓝河大早晨的看见自己被窝里睡着个人,惊了。
叶修摸摸自己的胳膊,笑:“因为哥昨天晚上就这么睡的啊。”
蓝河一把撩开被子:“你走开好吗!......我靠穿衣服啊!!!”
“......”
 
然后呢?
找衣服呗。
 
接下来叶修走不走,蓝河让没让他走,那就是另外一个事儿了。


                                     end.

评论 ( 2 )
热度 ( 92 )

© 花重兮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