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叶蓝
叶总攻不逆
同志们我还在坑底哪!

【叶蓝】一个没吃药的脑坑

大意是这样的:

叶修被人暗算从宫里逐了出来,脱离了嘉世王朝大将军的名号,他倒也乐得清闲。手执一袋烟溜溜达达走天下。

去哪都把人家那搅合得天翻地覆。

叶修在蓝雨王府的地盘转悠了好几天,觉得这真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遂来到乡下小施钱财置办了房子一套,土地若干。但别以为他买地是为了回归农田老老实实的庄稼人,叶修怎会委屈了自己?
他先是跑到周围深山老林里灭了几只凶兽建立口碑,然后回到自己家乐乐呵呵等人上门找他帮忙。

叶修选的这块地方处于蓝雨属地的边缘,新开辟的,人还不多。不过叶修也不着急,总有一天会热闹起来的。

然后有天蓝河就上门了。

蓝河被上头任命过来开发这片土地,舟车劳顿刚到府上就听人说了君莫笑的事。小干部心眼实,早早揣着礼品上门拜访。叶修习惯晚睡早起,明明听见有人敲门就是懒得动。蓝河敲了十好几下叶修才敞着衣服过来给他开门。
蓝河看这人开了门也不说话,心想你谁啊,你倒是说话啊,还有你先把衣服穿好了行不行。但嘴上还是很有礼貌的:“请问君莫笑是不是住在这里?”
叶修正抖拢袖子:“哦,我就是。找我干嘛?”
“……………”

“……”蓝河有点没反应过来。

说好的绝世酷哥呢??



“这个……”叶修故作为难,半身松散地靠在椅子背上摸摸手里的茶杯盖,“此行凶险,没有七成把握势不可贸然……”
“报酬少不了你的。”
“那行啊什么时候出发?”(秒答
“……”



通过这次任务,蓝溪阁上下都对叶修的能力十分认可。还达成了共识:叶修这人吧,厉害是厉害,就是嘴太欠。

混熟了之后蓝河便常常来找叶修帮忙,报酬就是各种材料。蓝河虽然心疼但也不至于拿不出来。这样大家各取所需,一次次交易也都挺公平的。
结果有一次就出事了。

叶修抽惯了皇宫里的烟,出宫之后过了一阵子手里的存货就渐渐不够了。然后蓝河来找他时他正坐在床边扒拉小抽屉里稀疏的烟叶呢,那表情,特让人于心不忍。蓝河也没管他,径直把自己的事说了等叶修答复。然后叶修看着蓝河紧张兮兮站旁边准备割肉的样子突然就觉得他特好玩儿。
“这次不要材料了,要烟叶。”叶修推上小抽屉。
“……大神这小地方哪给你弄那么好的烟去……”
“哦,那没事,就你了,你给种吧。”
“???????”

蓝河就十分憋屈地当了叶修的苦力,过得那叫一个惨。每天跑到地里好几趟给叶修种叶子,偏生这地里好多杂草,于是蓝河的日常就成了种草拔草种草拔草种草拔草…妈蛋,拔错了我日。
蓝河气得够呛,又累又渴蹬蹬蹬往叶修家跑。日上三竿了叶修愣是还没起床,蓝河自己跑到厨房一看,霍,这位爷材料倒是挺齐全,就自己动手做了顿饭放在饭盒里准备带着中午吃。

然后蓝河正干活呢,就听不远处叶修坐在田埂子上喊他:“老蓝辛苦了啊!你这个做得还挺不错的!”香死了。
蓝河想妈个鸡我特么种了拔拔了种的哪里不错了,一抬头就看见叶修手里正捧着他的饭。
叶修一脸看到了田螺姑娘的表情:“没想到你做饭也这么好吃,以后帮我做饭吧?”
“靠门都没有!!!!”蓝河扔了手里的锄头想去拼命。“我日你给我吐出来!!”

……

等到蓝河住进叶修家之后的某天,他问叶修:“你现在怎么知道雇人种烟叶了?”
叶修摸摸他的头发,眼神放远:“咳,这不是不舍得么。”
“那当时你怎么回事?”
叶修特理所当然:“那哪能一样?当时什么关系现在什么关系?”
“……现在什么关系。”蓝河瞪了叶修一眼,目光清亮透彻,搞得叶修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伸手把他的嘴唇压向自己。
“你说呢…嗯………?”

“唔……”




(其实我就是想看蓝河种地啊!!!是不是特神经病!!!

评论 ( 18 )
热度 ( 35 )

© 花重兮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