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叶蓝
叶总攻不逆
同志们我还在坑底哪!

【叶蓝】恋爱情怀总是烦(短 end)

本来想写“和男朋友的同事一起吃饭”的,写完了发现吃饭竟然被我省略掉了…


(1)
自从得知蓝河找了个国家队领队的男朋友之后蓝溪阁领导层上下一片哗然。料被爆出来时蓝河正一边整理报表一边和叶修视频,侧头瞥见笔言飞入夜寒曙光玄冰三人杀气腾腾地呼啸而来,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将他团团围住。
“叶修是你男朋友?!”
“我靠你竟然找了叶神?”
“快给我老实交代!”
三个人同时瞪眼叉腰冲着蓝河发大招。
蓝河简直要心虚死,他视频窗口还没关,除非叶修耳朵聋了否则那边肯定全听到了。不敢想对方会有什么反应,也不知道这事是谁说出去的。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理会耳机里叶修带着笑意的询问赶紧偷偷摸摸把视频关掉。
面对蓝溪阁众人蓝河自觉还是一点问题没有的,他一边保存excel一边道貌岸然地装糊涂:“没听清,你们说什么?”
“擦老蓝你涨行事了啊竟敢不承认!”
“办了他!”
“找大春去走走走!”
“靠你们松开我啊!!”
于是蓝河就一个没注意阴沟里翻船被仨人从办公椅上连根拔起(?)抬到了梁易春的办公室里。仨人把他放下之后还自动退下笔直严肃地站到两边,再加上玩网游的屋子里不开灯黑得要命,电脑光映在梁易春脸上白森森的,那场面乍一看简直是末日审判。
面对此情此景蓝河出了一后脖颈子冷汗,没等审判员问呢先膝盖一软抛节弃操地全招了。那骨气,真不愧是蓝溪阁远近闻名一条好汉。

“就是这样…”蓝河半低着头,脸有点红,“然后就在一起了。”
半晌寂静。
仿佛大家都在深深地回味这跌宕起伏的剧情。生活就是最好的导演,此言不虚。
笔言飞首先回过神来,佯作心碎一地状:“嘤嘤嘤蓝桥啊你就这么嫁出去了…”
“就是,真是太草率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入夜寒也飞快进入影帝模式,一张脸拉得老长,交替出现遗憾惋惜痛心恨铁不成钢等表情,“不然就可以拿你跟叶神换回来好多东西了嘛…”
蓝河听了入夜寒的前半句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等到后一半说出来他脸色就彻底黑了,猛地扑上去扣住入夜寒脖子:“你小心点千万别落单!我保证不打死你!”
左边俩人扭打翻滚,右边俩人嘻嘻哈哈。
春易老摸摸自己发痛的额头,使劲喊了一声:“停!”
那气势,跟判官断案唯一的区别就是少块惊堂木。

四个人齐刷刷看着他,一个比一个没表情。
身为会长这点气度还是有的,春易老语重心长地开口:“蓝桥你哪天有时间我们聚个餐祝福你们一下,…顺便以后要是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们说。”
那意思就像在说“叶修要是欺负你,我们去给你报仇”。
怎么就这么别扭。
都是妙龄二八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哪能动不动就被欺负,哪能啊。

蓝河愣愣地嗯了一句,抬头看看屋里另外四个人各异的表情,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在痛苦地哀嚎:“我擦为什么这么多事啊!!!”
“请客请客!!”另外三个人起哄。
——
“所以说你还要请他们吃饭?”叶修在电话里问。
蓝河垂头丧气地,“嗯…而且我觉得这种事怎么也要体现出诚意吧,我就叫他们来我家了。”
“行啊,正好。”叶修挺高兴。
“?”蓝河有不好的预感。
“正好我也不忙,就一起吧,感受感受蓝大大的手艺。”语气那叫一个不容拒绝。“收拾收拾准备接驾吧。”
接你妹!
蓝河服气了,以自家男朋友的下限和脸皮,你提让他要点脸这种要求都像是在无理取闹。而且人家根本不会给你任何反驳的余地,所有企图反抗的行为最终都会遭到无情的扼杀。
蓝河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答应下来,又约定好日期。
靠啊…撂电话时候蓝河还在想,恋爱可真烦啊。

谁说不是呢。

(2)
叶修在机场候机楼里直接给了蓝河一个拥抱。
被按着后脑勺,鼻尖紧贴在对方肩膀的感觉并不很舒服,甚至有点透不过气的憋闷,但心里洋溢的那份欣喜的感情却很难忽视,心脏用欢快的跳动宣示着它的存在。叶修的怀抱干燥且温暖,他不轻不重地把蓝河圈在怀里,低头蹭蹭蓝河的脑袋,话语里有显而易见的欣悦:“我来了。”
“知…知道。”不知是不是以前被欺负得太狠的经历作祟,一靠近叶修蓝河就条件反射地头晕目眩。脸埋在对方的肩膀上,硬硬的有点硌,仔细闻闻还能感觉出T恤散发的刚从商场里带出来的气味。
嗯?商场?
蓝河推开叶修,上下打量:“你买新衣服了?”
定睛一看他全身也确实都不是自己见过的款式,尤其这件T恤,光用看的就知道不是地摊货,穿在身上更显得人精神了不少。
“是啊,”叶修拉着行李箱慢悠悠溜达,“和沐橙去的。这不是要见你同事吗,努力努力给人家留下个好印象。”
这话乍一听还挺令人感动,让人忍不住赞扬他可真是方方面面都想得周全,再往深处一想——不对啊,您老的形象早就坐实在蓝溪阁各位野图BOSS团长的心中啦!哪里还有回旋的余地啊叶领队!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蓝河还是没出声,不声不响地被叶修牵着手往前走,脸上渐渐漫起点微红。

蓝溪阁四人组敲门时叶修正抱着蓝河干扰他做饭。蓝河再怎么细致也是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做饭这种事情总归不太擅长。提前俩礼拜研究菜谱到现在才勉强能做出一桌菜,叶修看他小心翼翼洗菜切菜觉得特新鲜,从身后把人搂住了圈在怀里蹭蹭,活活把蓝河吓得一哆嗦。
“靠!你干嘛来的!”蓝河死撑着镇定的表象扭头和叶修理论。
“嗯?你说我干嘛来的…”叶修故意压着嗓子,“你……”
有人拍门。
门外笔言飞学黄少天说话:“蓝桥开门开门!!”
……好兄弟。
蓝河夹着尾巴就从叶修怀里跑了,一边开门一边在心里谢谢这几个人。
“老蓝你怎么这么慢!在家里干什么不可告……我靠君莫笑!”
叶修从蓝河身后探出来冲他们几个人微笑:“欢迎,呵呵。”
“……”面前四个人眼睛瞪得像铜铃。
蓝河想我还是原地下线算了。

(3)
蓝河本来挺担心叶修会和他几个兄弟相处不好的,尤其这位还抢了他们不知道多少材料。这么T的一人极易引发新仇旧恨,到时候仇人相见分外脸红再真人PK起来伤了花花草草可就不好了。可谁知道叶修这次竟然忍住了一没掉下限二没出嘲讽,和另外几个人聊得热火朝天…新鲜啊,聊什么呢。
蓝河举着根小黄瓜站到客厅门口听他们说话。
“哎哟叶神,你可是不知道蓝二有多二!别看他平常装得跟那在湖里游泳的鸭子的上半身一样道貌岸然!其实脚底下可劲动呢!稍微给点甜头就二话不说原形毕露!二得一笔!”
入夜寒背冲着门口,唾沫横飞的根本没发现蓝河在偷听,也没察觉对面曙光玄冰一脸难言之隐的表情,倒豆子一样把他的黑历史往外卖。
蓝河青筋,忍了忍继续听他说。
“……还有一次!就叶神你夺冠那天晚上!这货高兴得拉着一帮人去酒吧喝酒最后就他一个人醉得连路都走不直还一直胡说八道……”
中出叛,胳膊肘往外拐。蓝河气得一黄瓜拍在他脑袋上:“你没挨过死打是不是!今天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又打起来了。
春易老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旁边滚作一团的俩人,又扭头瞅瞅叶修。
蓝桥这小子自己肯定看不出来叶神有多在乎他,他想。好几次了,每次蓝桥凑到叶修旁边,叶修第一反应都是把手里的烟换到离他较远的另一只手上防止烫着他,而且观察的时间长了就会发现,叶修看蓝桥的眼神和看别人时不一样,平常目光也总是定在他身上,脸上的微笑也不是装出来的。
再看看旁边入夜寒和蓝桥还在闹唤,叶修正抽烟,倒也没什么表示…等等曙光玄冰你怎么能拉偏手呢,你好大的胆子啊也不看看旁边坐着的那个是谁!
春意老赶紧把人拉开,问怎么还不吃饭要不要帮忙,最后被蓝河不好意思地硬按在沙发里说马上就好,回厨房时叶修也跟了上去。
客厅里四个人默默对视,无语。

做的饭还挺好吃的,几个人吃得盆干碗净杯盘狼藉后一边祝百年好合一边厚着脸皮说蓝啊碗就归你刷了千万不要有太大压力一天刷不完可以分摊成好几天的。换来了蓝河一叠声的滚。

等把人都送走后看见叶修正把自己行李箱里的衣服往他衣柜里挂,还挂得特乱,俩人的衣服掺着放。他有点臊得慌,过去帮忙又觉得哪里不对,问叶修:“你平常不是从来不带箱子的吗?”
“哦,”叶修朝他笑,“住这么久我不多带点换洗衣服,难不成要穿你的?”
“?”蓝河狐疑地看着他,“你不是说你战队还有事,过两天就走吗?”
“骗你的。”床头小灯光线昏暗,叶修的笑容却好像在闪闪发光,“我也没多大事,就帮老魏抢点BOSS,在哪里都可以…”他扭头指指蓝河家摆在一起的两台电脑。
“到时候还请蓝团长手下留情了?”
“……你妹啊!”

恋爱真的,特别烦。

(4)
“主T扛住!副T准备交接!把BOSS一波带走!!”
“团长!君莫笑来了!!!”
正在指挥人打BOSS的入夜寒听了这消息把手里的角色操作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等站直了看看远处花花绿绿的人影直想骂娘,叶修也太不讲究了吧这么大个神不老老实实备战比赛老到网游里搅和什么啊!
等人走近了才发现来的只有他一个,入夜寒也拿不准到底要不要打,只来了一个的话看起来好像不是来抢BOSS的,但万一人家是要乱军之中直取我首级怎么办…(想太多
胡思乱想着叶修都到他眼前了,没等他开口,叶修倒是先发了话:“蓝河呢?”

入夜寒反应都慢了半拍,想半天憋出一句“在整理材料”,又问“叶神你找他干嘛?”问出来了才觉得自己逾矩,正自我检讨呢,就听对面穿得花花绿绿的小人说了一句“找他定时间过假期。”

……我去,好大的信息量。
入夜寒大脑几乎当机,半天没转过弯来,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时叶修早下线了,捶胸顿足语音交流不能截图。

然后入夜寒就丢下手里的活儿火速找笔言飞曙光玄冰开小会去了。

而此时正在做表格的蓝河,收到了来自叶修的视频邀请。

叶修 向你发来视频邀请,是否同意?同意/拒绝

同意。

-end-

评论 ( 8 )
热度 ( 128 )

© 花重兮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