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叶蓝
叶总攻不逆
同志们我还在坑底哪!

【叶蓝】总裁paro

TBC,SJB,OOC,just爽爽~

我猜下次要拉灯。

基友对不起我是弱智啊!!!之前发的文章不小心被我按没了!!!QAQ 对不起写评论的@香辣蟹味薯片 和其他几个给我留小红心的姑娘们!

 

--

“今天上午十点和霸图公司的韩总见面,下午两点分公司的伍经理来汇报上季度情况…”小秘书跟在叶修身后捧着笔记本念得认真。
“你,过来一下。”叶修一直住在总裁办公室的套间里,此时刚从屋里出来,正一边听蓝河给他报告行程一边打领带,“帮我系上。”
“叶总,我是秘书,不是您的保姆。想给您系领带的人多得是,想给您整理卧房的人也不少。”蓝河顶嘴,“出门右转就是保姆中心。”
蓝河一点都不怕叶修,本来他也不归叶修管,这次过来顶班是因为叶修原来的秘书请假了才临时把他找来的。想想就生气,前两天跟着开发部喻经理来这开会,正撞上叶修缺了助手焦头烂额,这缺德的也不问问他怎么想的,直接把他要过来使了。

什么叫官大一级压死人。

叶修还站在那等着他帮忙,闻言挺不屑的:“呵,你以为谁都能上我的床。”
要脸吗!蓝河不为所动。
“你要是不帮我系,我就扣你工资。”叶修补充。
……卧槽卧槽要脸吗!!
僵持了连五秒钟都不到蓝河就屈服了,把本子撂在一边乖乖给他打领带。
“有点紧,再松点。”叶修扭扭脖子。
“再松就成腰带了。”蓝河咬牙切齿。


 --

“叶总您找我什么事?”蓝河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口敲门,这是他一天之内第18次被叶修召唤进来,现在连看叶修的眼神都冒着那么点火光。
“晚上想吃什么?”叶修把手里的文件放到一边,手指交叉垫住下巴,“饿了吗?”
蓝河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觉得的确有点饿。
但他宁可六点钟下班在拥堵的地铁里挤十几站回家煮挂面。因为跟叶修出去了搞不好又要加班,他家住得离总部大楼远,等下了班到家不知道要几点。

叶修没管他这套,抄起西装外套随便拿了把车钥匙揣兜里,经过他时还勾住他肩膀把人往外带:“别害怕,我请客。”
…怕个锤子!


蓝河真没想到叶修说的吃饭是这种吃饭请客是这种请客。
开什么联合国玩笑,电视塔顶层的旋转餐厅,提前多少天预定都排不上队的地方,他倒好说来就来,搞得好像这天价餐厅是叶氏集团后花园一样。

“别客气随便点,我是这老板。”叶修看了他一眼,伸手召来服务生指指酒水单:“这个来一瓶。”
蓝河还沉浸在天上掉下个后花园的臆想中,说话根本不走脑子:“你要喝酒?”
“不啊?”叶修点了根烟,一脸“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这种错觉”的表情,“这酒给你的,开车不能喝酒你竟然不知道?我一会还得送你回去呢。”

蓝河满脑子都是叶修停在楼下的那辆骚包的蓝色轿跑。

这干嘛,不会是要潜我吧。蓝河不着边际地瞎想。


 --

转天上班,蓝河顶着俩黑眼圈,越想越觉得叶总裁不太对劲。
前一天晚上叶修美其名曰爱护员工把他送回家,一脚油门直接把车开到他家楼下。俩人一路上都没什么交流,蓝河是葡萄酒喝多了有点晕不说话挺正常的,但叶修也没话,这就有问题了。绝对心怀鬼胎啊。
蓝河偏着脑袋装睡,偷偷看叶修的侧脸。鼻梁挺直,浓眉大眼,捯饬两下就是个标准的钻石王老五。难怪公司里那么多小姑娘喊着要给他生孩子。

叶修显然没发现蓝河在装睡,等红灯时把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蓝河身上,还体贴地调高了空调温度。

 

更晕了。蓝河想。


半小时后叶修把车停在蓝河家楼下,倚在车门上闲闲地看着他:“不请领导进去坐坐?”
蓝河想起自己家里没洗的衬衣赶工时乱丢的食品袋子以及年久失修的厨房,猛烈摇头。
单身公寓嘛,都懂的。

叶修也不纠缠,把副驾驶的车门一关,绕过半个车身坐回驾驶室,车窗落下对他说声再见后一溜烟绝尘而去。
蓝河盯着炫目的墨蓝色车屁股,半天没出声。


现在想想略后悔,早该问清楚点的。

叶修又打电话叫他,说今天有个晚宴,让蓝河陪他一起去。晚上六点在他办公室不见不散,批他三小时假回家换件衣服。蓝河当然不干了,刚想拒绝那边就又补充让他打扮得认真点。
“让他们知道,就算哥不带女秘书照样能秒杀全场。”
靠,蓝河心想难不成我就是个花瓶,“先秒了你。”
“我懂了,你要非礼我。”
”......“

谁给解释解释,这人的CEO身份是不是刮刮卡刮出来的。

--

 

蓝河一开始还挺担心,要是叶修这厮再耍无赖开车去,用法律条文做挡箭牌名正言顺不喝酒他晚上肯定就别想好了。后来发现是自己多虑,叶修叫司机开的车。不仅如此,进大厅之前叶修还特意嘱咐他说你昨天晚上喝了今天就少喝点。 

 

蓝河心想那哪行啊,就算你平常再不怎么样你也是我老板,哪有员工不帮老板挡酒的道理?就自告奋勇举着杯子往上冲。叶修拦住他:“咱俩至少得有一个是清醒的,懂了没?” 

 

蓝河问:“那我都替你喝呗。” 

 

叶修没说话,拍拍他肩膀转身走了。 

 

平常看不出来,一上场才知道叶修有多T。到最后叶修喝了多少他都不记得了,只知道这人一张嘴就是垃圾话,全身根本找不到死穴,倒是一手乾坤大挪移用得极好,他推掉的酒比喝下去的两倍还要多。 

 

那不也还是跪了。蓝河坐车里没个好气。两个人并排坐在后座,叶修似乎是睡熟了,半靠在他肩膀上打瞌睡。蓝河装得道貌岸然一脸公事公办,手底下却小心翼翼地一点点调整姿势让叶修睡在自己大腿上。 

 

他让司机把车停在公司门口,下车从另一边把人拽出来勾着他肩膀往里走。叶修全身重量都压在他身上,重得要命。眼见叶修的卧室就在前方,他泄愤似的捏了捏叶修腰侧的肌肉,健身房出品,机理分明有弹性。蓝河觉得不过瘾,又捏了捏。 

 

“你再摸哥可喊人了啊。”身边冷不丁传来一句。 

 

“我靠你怎么醒了!”蓝河吓一跳。 

 

叶修没理他这茬,按着自己思路往下走:“你就是想非礼我。” 

 

“滚吧,我要想非礼你你早就贞洁不保了。”蓝河也喝了两杯,大脑转速跟不上嘴速,心里一直在想的东西居然就这么说出来了。 

 

叶修也愣了。他躺在柔软的床上,伸手把自己领带扯松,眼睛却一直注视着蓝河:“你,过来一下。”

 

还是那天早上的语气。 

 

蓝河蔫叽叽地凑过去,被叶修一把抓住手放在领带上,“帮我解开。” 

 

踏马的这剧情走势不对啊!!蓝河猛地抽回手,“叶叶…叶总……” 

 

“叫叶修。” 

 

“叶……叶修你到底想干嘛?” 

 

“你觉得呢。” 

 

“……反正不像话剧排练。” 

 

“嗯,也不是文艺汇演。”叶修气定神闲地瞥他。 

 

蓝河豁出去了:“你是不是在追我。” 

 

“那不然呢?”叶修换上一副笑意盎然的样子,“你倒还不算太笨。”

 

“我……我能拒绝吗?”蓝河试探着问。 

 

“行啊。”叶修毫不在意地挠挠头发,“反正拒绝就扣工资。” 

 

卧槽没法玩儿了!

-- 

 

最后还是没拒绝也没答应,蓝河在浴室帮叶修放了半缸水,跑出去一看,得,叶修睡着了。

 

他跪在床边拍拍叶修略有胡茬的脸:“叶先生醒醒,先洗个澡再睡。” 

 

叶修显然被他吵醒了,但就是哼哼叽叽不愿意动。 

 

哈哈,蓝河玩心大起,捏捏叶修的胳膊:“叫蓝哥,叫就把你抱过去。” 

 

叶修半睁着眼睛斜他一眼,拍拍身下的床,“陪我躺会儿。” 

 

怕什么,大家都是文明人,衣服都好好穿在身上呢,躺一会儿而已又不会怀孕。 

 

蓝河就勇敢地并排躺下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辞了蓝雨那边?”叶修问。 

 

“没这个打算。”蓝河没好气。 

 

“哦,”叶修从善如流,“那你明天就走?” 

 

赶我?蓝河笑了,“你先把五天的打工钱结了。” 

 

“哪有什么工钱?”叶修疑惑,“不是早扣光了吗。” 

 

“我……我能拒绝吗?”蓝河试探着问。 

 

“行啊。”叶修毫不在意地挠挠头发,“反正拒绝就扣工资。” 

 

 

“你,你……”蓝河正要开口骂他,叶修却一翻身把他压在了身下,骨节分明的手从锁骨一路摸到小腹:“还抱我去洗澡?就你这样的?呵呵。” 

蓝河想我是跟他打一架证明自己还是喊叶总裁耍流氓,要是喊了有人理我吗。

 

话到嘴边却变成“你不是喝醉了?” 

 

叶修抱他起来,“醒了,全醒了。” 

 

滚蛋吧你之前是不是根本没喝醉啊!蓝河被叶修抱着直接连人带衣服扔进了浴盆里,然后叶修三两下扒下自己身上的西装也迈了进去。 

 

清醒得很。 

 

蓝河浑身湿漉漉地坐在浴缸里想,不食人间烟火的地主阶级真是毫无道理可言,劳动人民的衣服就不是衣服了吗,淘宝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 

 

他用水使劲撩叶修:“你把我衣服弄湿了,怎么办。” 

 

“好说”,叶修凑过来亲他,“等会儿你人也得湿。” 

_____

拿错剧本了吧!剧情不合适没法往下写了!

 

评论 ( 34 )
热度 ( 198 )

© 花重兮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