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叶蓝
叶总攻不逆
同志们我还在坑底哪!

【叶蓝】总裁paro(3)

HI好久不见~


--

欲擒故纵。
这四个字简直当头一棒,顺着电磁波呼啸而来砸在蓝河脑袋上,把他直接打成了僵直状态。蓝河捧着手机脑补叶修说这话的语气,老半天都没脑补出来。心想坏了,老叶是不是真急了,怎么脑内都只有马赛克了。

工作无情,再心急也没用。等蓝河做完手里的活儿再急匆匆赶到总部大楼底下时,整幢大楼的灯,除了顶层叶修的办公室和外层装饰以外都已经全都灭掉了。
大门口传达室的保安小张推开门:“哟,这不是蓝经理吗,这么晚了来找叶总啊?”小张人聪明,嘴也甜,专拣好听的说。
蓝河随口胡诌:“是啊,我这有点紧急事务要处理,得上楼一趟,麻烦您开一下电梯哈。”
“那行正好我要巡逻,蓝经理跟我走吧。”

蓝河敲开叶修办公室门的时候叶修正好从椅子上站起来,桌面上文件是散装的,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地到处都是,笔记本却已经合上了盖子,这架势明显是准备睡了。
叶修看见蓝河,一挑眉:“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蓝河本来想好好说话的,谁知道原来聊天也讲究惯性,顶了叶修这么多回,想改也难。
叶修饶有兴致地瞥他:“蓝秘书,你老板要睡觉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先请回吧。”他走到套间门口作势要进屋,却被蓝河拉住了手腕。
拿什么乔啊你。蓝河知道之前放他鸽子是自己不对,本来想过来哄哄,没成想竟被下了逐客令。蓝河搜肠刮肚想找个能委婉表达自己和好的意愿又不过于献媚的句子,未果。
眼看着俩人都快杵成天安门广场上的华表了,情急之下蓝河憋出来俩字:“有事。”
靠,这俩字孤苦伶仃地也太凄惨了,怪不得他总是一阵阵的羡慕黄少天。蓝河心塞。
叶修却突然笑了,回手握住蓝河手指:“什么事这么着急?睡觉的事?”
…好好的一个总裁怎么这么凑表脸啊!蓝河恼怒地瞪过去,却发现明晃晃的灯光下叶修正勾着嘴角,笑眯眯完全一副得逞的模样。
原来他根本没急。

靠。你大爷的再耍老子试试看。

蓝河挺不高兴,逗我是不是,万一我眼神不好就被你骗过去了!他快步走到房间门口,看也不看叶修就要迈步进屋。
“哎哎,干什么哪,”叶修伸手拦他,“蓝河同志我告诉你你这是私闯民宅懂不懂。我现在很害怕万一你对我心怀不轨要非礼我怎么办我要打电话叫警察叔叔。”
行,讲段子是吧。蓝河抬头直视叶修的眼睛:“我衬衣在里面我要去拿。”
叶修用眼神把蓝河火星四溅地从上到下刮了一遍才笑吟吟开口:“小蓝同志,你明明穿着衬衣就不要装傻,欺骗别人是不……卧槽。”
叶修眼睁睁看着蓝河在他面前嗖地脱掉上衣又嗖嗖两下把衣服甩进了屋里。

“……要造反哪?”


--

叶修内心波澜壮阔,蓝河也绝不平静,他努力克服裸奔带来的羞耻感,一边舒展身体一边想:幸亏说的是衬衣不是内裤,要不就尴尬了。
尴尬不尴尬不就是那回事嘛。
等到扑腾着被叶修按在办公桌上时蓝河简直追悔莫及,卧槽当时干嘛要脱衣服啊!叶总你别让我躺在满桌子协议书上行不行!我都看见投资金额了!而且小张同志到底走没走,他俩这动静太大让人误会怎么办。这一传十十传百的子子孙孙无穷匮也,隔天娱乐小报头条就该是他俩的了!
蓝河探头看看叶修,发现叶修一只手按着他不让动,另一只手竟然已经把他裤链拉了下来!
“等等等…”蓝河急得舌头都捋不直,“叶修你先听我解释,今天我是真忘看手机了下不为例好不好…”
“不好,”叶修卷自己袖口的动作优雅得像是餐桌礼仪,“哥不同意。”
哥你是我亲哥…
蓝河顽强地伸出手使劲挡着:“这是我的裤子!”
“我买的。”
“你买的你就能随便动了吗!”
“当然,”叶修笑,“不然我买它干嘛。”
掂斤播两!睚眦必报!
蓝河气得缺氧,有心和叶修拼个鱼死网破你死我活,但眼看着自己内裤边都露了一半,紧急关头还是服了个软,“叶修我身体不舒服,今天不要了行吗。”
“哦?”叶修俯身把他压在自己和办公桌之间,“你昨天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去你大爷。
就算会被小张乃至全公司的人发现,他也要给叶修一拳,谁都别拦着。蓝河暗自运气。
刚准备发招,叶修却站直身子把他晾在了桌面上,蓝河愣了一下,老半天才后知后觉地撑着满桌子五百万合同坐起来:“……不做了?”
叶修慢条斯理地帮他把拉链拉好腰带系上,“你想?”
蓝河赶紧趋利避害地嗖嗖跑进了屋。

叶修先去洗的澡。俩人都留存着点共浴的旖旎心思,可谁都不好意思开这个口,眼睁睁错过了大好机会。可叶修岂是会放任机会白白溜走的人?于是等蓝河洗完澡出来之后,一眼就看见了胸膛半露被子拉到肋下的叶修。
明明白白地写作勾引也读作勾引。
是男人都喜欢充满力量感的肌肉,蓝河也不例外。他乐于接受这样的勾引,暗自吞吞口水,就着昏黄的地灯光亮爬上床。
“哥你腹肌真不错。”蓝河伸出邪恶的爪子吃豆腐。
“别动。”叶修突然说。
“??”
“你以为我叶修的床是那么好上的吗?”
“……”
这话乍听之下便觉得有那么一点似曾相识耳熟能详,蓝河偏着脑袋想了半天才回忆起来这是两天前叶修形容家政服务人员时说的话。
“老子不是保姆!”蓝河咬牙切齿地扑上去,不巧正撞进叶修怀里。鼻梁被锁骨硌得生疼,让他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叶修乐了:“你怎么这么激动,别捂着我看看是不是成个伏地魔了。”
蓝河张牙舞爪:“你特么伏地魔!!”
灯光暧昧气氛缱绻,两人在双人床上此起彼伏地滚作一团,眼看着就要擦枪走火,叶修赶紧悬崖勒马,用胳膊把蓝河搂进怀里,脚别住蓝河的小腿:“别闹了,睡吧。”还颇为一反常态地低头亲亲他发顶。
见惯了这人平日里的散漫和毒舌,叶修突如其来的温柔举动把蓝河捧得如堕五里雾里。尽管如此,他硕果仅存的理智还是唆使他吐槽:“……叶修你敢不让我脸埋你胸口吗?憋。”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第一次没经验劳您多担待着点。”叶修赶紧补救,把人挖出来搂好又抓着蓝河的手搭在自己肚子上摩挲两下,“我先睡了您慢摸。”
“……摸你大爷。”

--
第二天早晨。

蓝河醒得早,抱着叶修一条小臂愣神,表情有点惆怅。
算算日子外出休假的苏秘书这两天也该回来了,走之前一定找个机会和叶修说说,最重要的是把拖欠的工资结了。
总裁秘书的工资得有多高啊,按照这个节奏领完工资是不是就能升职加薪出任总经理迎娶CEO走上人生巅峰了。蓝河YY得兴高采烈,手底下无意识地磨蹭着叶修的手指。
“想什么呐?”叶修也醒了,凑过来捏他的脸,“有需求?”
需求个锤子!蓝河没搭他这茬,一使劲整个人翻到叶修身上:“迎娶CEO!”
“就你?”叶修眼神很鄙视,“你有哥有钱吗。”
“…”
“有哥厉害吗。”
“……”
“有哥风华绝代吗?”
“滚滚滚要点脸啊!”
蓝河把前一天晚上的CD拿出来重新读条,技能“呼你熊脸”澎湃地放了出来。
当然是MISS,面前的BOSS一个熟练的拖拽把蓝河扔在床上,返身压上去,临门一脚了还在搞民主:“你选个姿势。”
“……当然选我上你啊!”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
原来总裁的生活如此糜烂不堪。

蓝河抱着被子听叶修在浴室里哗啦哗啦洗澡,听见自己手机震,只好扭动着挪下床从地上一堆衣服里扒出手机。
看见黄少天的名字,蓝河精神一振。
“黄少?”
“蓝河啊,老叶在不在你旁边?”无论何时黄少天的声音都那么有活力。
蓝河瞟了一眼浴室门,见叶修一时半会还没有要出来的迹象,赶紧对着话筒说:“不在不在。”
“是这样的,”黄少天清清嗓子,声音很浮夸,“经过慎重的考虑,组织决定派你——卧底!”
蓝河吓了一跳,心想我什么资质我还是清楚的,这么澎湃激昂的任务我可能干不来啊。
黄少天继续说:“咳,是这样的,咱们昨天设计的那个产品,这两天就要拿给叶修看了,你待在他身边探听探听他心情动向。不知道哪块云彩有雨,说不定我们来时就撞枪口上了,情报工作丝毫马虎不得!”一副“组织相信你”的做派。
“哦……行,行吧。”早说啊,这不就是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吗。再说给叶修卧底这事他都干了两回了,熟能生巧,勤能补拙,熟能生巧勤能补拙。
“我们这边不要担心,有我和喻部长在!”黄少天安慰他,“同志,等干完了这一票,升职加薪出任总经理迎娶…呃,反正就是美好前程指日可待!”
听着还挺像那么回事。


然后蓝河趁着给叶修吹头发的机会问叶修:“苏秘书是不是要回来了?”
叶修拨开自己湿润的刘海从镜子里瞅瞅蓝河,笑了:“怎么,舍不得我啊?”
蓝河一愣,脸太大了吧你!
还没吐槽出口就听叶修说:“没关系,这个秘书,你要想当,一直做下去也可以。”
蓝河呼吸一滞。
叶修又接上一句:“当然你想每天光吃饭不干活也行,哥养你。”
是,猪也是那么想的!蓝河气得手底下一歪,给叶修吹了个锃光瓦亮的中分。

分得特别开。

TBC.

PS.
“……哎你这是蓄意报复哥啊!”叶修扒拉着额前的头发谴责。

后来叶总裁不得已又洗了一回头发。


________

幸好拉灯了不然我还得磨蹭一礼拜。(滚

评论 ( 5 )
热度 ( 96 )

© 花重兮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