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叶蓝
叶总攻不逆
同志们我还在坑底哪!

【叶蓝】边缘人(1~3)

说在最最最前面:

我先偷偷摸摸写着,更新都放在这里面,等我写完了再打个新的TAG......(强迫症的表现

 

 

【叶蓝】边缘人

前言比较长我就放后面了…可以先拉到最下面看。

1

警戒线早就越过了,冬日的寒气侵染着大地,但是太阳依然不依不饶地晚出早归、偷工减料,吝啬地不肯把自身的光和热多散给地面上的人哪怕一点。夜好像玻璃瓶里的墨水,浓稠地滴在空气里,怎么也化不开。尽管这种上个世纪的书写用具早就被淘汰,此时却奇异地出现在蓝河的脑子里。

蓝河在厚重的积雪间硬生生走出一条路来,天寒地冻,树梢上都结着冰凌,远远地把整片天地封成万里银川。尽管穿着暖和的裤子和上衣,上半身还被软甲妥帖地包裹起来,脚下也蹬了一双靴子,蓝河仍然觉得好像能听见自己关节吱吱摩擦的声音。下半身机械地麻木,右手的长剑却兀自发着热,熨得他整只手都是暖的。 

蓝河打了自己外出巡逻以来的第18个喷嚏,周围树枝上的积雪都给他震下来不少。他抹抹鼻子,抬起头来警惕地环顾四周。这个时间附近最可能有魔兽出没,而他的任务就是把它们驱赶回蜘蛛森林的深处。

眼前的树林被风带得微微倾斜,有一棵树偏转得尤其厉害,蓝河暗想这是今天第二只雪豹了吧,冻得不行能不能抓来烤着吃了,举剑疾步上前却被一道矛光生生拦住。

对面的人提着根一看就不是凡品的战矛和雪豹打得正欢,一杆长矛用得出神入化。蓝河从没如此近距离地看过如此高水平的对战,无论是当他还是个普通人时,还是他觉醒成为龙后。

对,蓝河其实是条龙。
也不能这么说,近代科学家们逐渐从古老的远古吸血动物身上提取出龙的基因片段,对比后发现现有人类中有些人的DNA也有相似的构成,通过药物诱发或自主觉醒就可以变身成为龙一样的战士,拥有与光一样漫长的寿命与巨大的力量。
不过这样的几率非常小,千万人中不到10例。

蓝河向后退了一步,微微屏住呼吸看向这个不请自来出现在基地外围与雪豹战作一团的不速之客,战矛虎虎生威,利爪凶狠异常,矛矛到肉,爪爪挥空,可怜的三阶雪豹被虐得体无完肤节节败退。
叶修干脆利落地结束了这场单方面屠杀,转过身看着蓝河,笑了。
“先来后到,别跟哥抢魔兽啊。”

这本来就是蓝溪阁的领地范围内,你现在踩的雪块摸的树干连脑袋上顶着的雪片子都是我们蓝溪阁的,这算哪门子的先来后到?
蓝河一脑门子官司,但还是礼貌地说:“这不太好吧?这是蓝溪阁的领地,《驻地公约》里规定了的,‘驻地周围方圆20千米以内的一切魔兽,树木,矿产资源,都归驻地所有’。”

叶修冲他眨眨眼睛,“哎你还给我背起公约来了,这我能不知道吗。”

知道你还找我要。蓝河有点不高兴。

“呵呵,这不就是让你行个方便,通融一下,这冰天雪地的谁都不想再出点麻烦事的。”

你还威胁起我了。蓝河更不高兴了。

蓝河知道自己以人类形态打不过对方,为了这点事变成龙大打出手也不值当,要不回去还得填一大堆麻烦的报告,三阶魔兽虽然不常见却也没到稀缺得捉襟见肘的地步,再说了一只魔兽换个高手也挺值得的。就也没纠结,大方地默许了。临走前蓝河问:“我是蓝溪阁的龙战士蓝河,称号蓝桥春雪。兄弟怎么称呼?”

叶修扛着那只惨兮兮的雪豹,回过小半张脸来看着他:“君莫笑。”

嘴里还叼着根草,大冷天不知道从哪扒拉出来的。


TBC.



新脑洞❤
名字暂定。保证no平胸no小透明(。 这个画风我有点驾驭不了,应该稍微会变得逗比一点。
架空龙战士paro:

蓝河是条龙。
叶修也是条龙。
但是叶修比蓝河厉害很多,因为他活的时间长。
(↑世界是公平的)
叶修被嘉世军团驱逐并没收了他的圣物。
NO圣物,就NO变身。
于是第一次见面时蓝河眼里叶修就是个比较厉害的普通人。
蓝河想拉叶修进入蓝溪阁后shu备cai基yuan地zi,就总跟叶修接触。可谁知叶修不但对频频明里暗里抛来的橄榄枝态度暧昧不清,还特不要脸地对蓝溪阁的高手暧昧不清。
蓝河总在不知不觉间掉了叶修的套儿,一不留神就帮了叶修忙。蓝河一方面觉得这人很厉害不服不客观,一方面很生气。
叶修在寻找圣物的过程中也认识了其他很有资质的龙,唐柔、包子。他们在叶修的帮助下觉醒,一天天变得更强。
后备基地派蓝河跟着叶修,一边伺机拉拢一边探探叶修究竟要干什么。叶修明知道也不点破,带着蓝河一路冒险。
最后叶修终于在蓝河(并不知情)的帮助下得到了圣物。

【蓝河走着走着觉得后面没声音了,有点不耐烦:“叶修你赶紧跟上来行……”

变成龙的叶修居高临下。

蓝河:“…….”】

故事还长着呢,两条龙,一百年怎么够。

 


2.



 “你说咱们驻地外围出现了个高手?”梁易春翻着手里的报表,“有多高?”
 “嗯,能只身在半分钟之内打爆雪豹。”蓝河严肃。
 梁易春的表情也微微有些动容。
 “你回去写个报告给我。”

 蓝河搓着快被冻僵了的脸往回走。
 一回到驻地就快马加鞭找到驻地的最高长官反映情况,为的就是能第一时间引起高层的重视,避免冗长的正常汇报工作,可到头来还是得写报告。
 报告如此多娇,引无数壮士竞折腰,努力写好哪怕文化不高。啊,报告,报告。
 蓝河绞尽脑汁努力还原脑内战斗场景,誓要把现场的每一分每一毫都写入报告,争取写他个一二三千字波澜壮阔世俗喧嚣。写出风格,写出水平,写出对报告文学的真情实感,说不定就能拿个英特尔文学奖什么的,最不济也可以不那么讨厌写报告啊。

 梁易春举着蓝河的报告书来回看了三遍,半晌后缓缓开口:“这君莫笑是什么来头?”
 蓝河晃悠脑袋表示自己一无所知。
 “会长。”笔言飞不知从哪冒出来,“我认为这样的高手我们应当拉拢!”
 梁易春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而且看样子他并没有加入公会,只是个闲散人员,这样我们拉拢的可能性就更高!鉴于他上次出现在基地东南部,我认为以后的东南部巡逻工作应适当向认识君莫笑的蓝团长倾斜。”
 “附议。”曙光玄冰插了一嘴。

 大冷天的谁也不愿意出去冻着,可基地东南部的森林里偏生又有一般人无法对付的高阶魔兽,所以每日的两次巡逻工作就只好平摊给了几个团长。
 
 这是找机会把巡逻的活儿全给我呢。你们这帮无耻卖队友的小心被我一口一个当点心。蓝河心想。
 “我同意言飞的说法。”入夜寒也不忘推他一把。
 等等?!入夜寒你个圣医师根本不用巡逻竟也落井下石?!!蓝河在梁易春面前也不好表现出什么,拧着眉毛狠狠剜了他一眼。
 帮他们有回扣的。入夜寒微笑。
 你大爷。
 蓝河刚想为自己辩护两句,梁易春就开口了:“那以后无特殊情况,巡逻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蓝桥,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我让人临时替你。不过原则上最好每天巡逻,多打探一下这个君莫笑的目的来历——公会里的事可以适当减免。”
 得,最后的稻草也没了。蓝河垂头丧气,恨不得以头抢地。我为公会流过血我为工会立过功我还最喜欢坐办公室写报告。无奈会长抓着人不放,还有猪队友帮倒忙。
 梁易春看看墙上的挂钟:“大家散了 ,还有时间不早了,蓝桥你去巡逻吧。”
 蓝河眼含热泪地在一干猪队友嘻嘻哈哈喜闻乐见的热烈目送中扛着剑一头扎进了茫茫的森林。

 上午的蜘蛛森林和晚上比好歹有了些生气,各类小动物纷纷出来觅食。长翅鸟在树上吱吱喳喳,团鼠从树干上的窟窿里探出头来。蓝河刚走了没两步,身后就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哎又是你啊。”
 蓝河一瞬间出了一领子冷汗,这么近的距离自己竟然没发现对方,就算是人类形态远比不上龙的感知灵敏,凭自己的实力也不该出现这样的失误。
 那对方的实力又如何?
 蓝河警惕地一回头,看见对方正靠在树杈上,修长双腿交叉着伸直,两手抱胸,后背倚着树的主干,仔细看看嘴里的草好像又换了一根。
 叶修跳下树走到蓝河对面,一双眼睛弯着微微低头凑到他跟前。
 "蓝雨的巡逻表谁排的,怎么光遇见你了,你是不是做错什么事受罚啊?"
 对,我就是做错了事,错就错在遇见了你。早知道当时就变身成龙直接把你叼回基地不就什么都有了,还至于现在这么虚与委蛇么。
 叶修见他没搭腔就又开口问,你们这有冰狼没有?在哪啊我找了一晚上都没碰见几只。
 你还有理了?蓝河深感面前人的下限深不可测,他梗着脖子回答:“我也不知道。”
 叶修就呵呵地笑了。
 蓝河一边走一边脸红,靠这谎撒得也太没水平了,能有实力到这巡逻的哪个不是团长级别的人物?这要连个魔兽分布都搞不清楚还不如趁早回老家奶孩子。他也不管旁边一直跟着他的叶修,自顾自闷头往前走。
 走了一百米不到叶修就反应过来了:“哎你这天天巡逻不是为了我吧?对哥这么上心?那有魔兽材料什么的就更得告诉我了,我多杀几只还能凑件狼皮大衣。这大冬天的让我一个身上衣服加一块还没你一件内衣保暖的人在荒郊野岭的茕茕孑立,冷啊。”
 蓝河见自己的目的这么快就被戳破了也有点臊得慌,听叶修这么讲又觉着他挺可怜的,就转头想看看叶修穿了什么。
 雪豹皮衣,雷音虎皮坎肩,白熊毛长裤,冰狼护腿,脚上还有双看不出材料的皮靴。
 蓝河当时就把头扭回去了。
NITAMA拿了我们多少好东西走??有的东西我都穿不上,冷你妹啊?!?
 蓝河瞬间就把之前的怜悯收拾得一干二净了。不过心里再怎么翻江倒海面子上也得装出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蓝河顺水推舟:“兄弟既然这么说,何不跟着我到蓝溪阁一坐?保证吃穿不愁,不会冻着兄弟你。”最后半句话还特意加了重音。
 叶修一副什么都没听出来的样子:“哟,这可不行。万一我去了你们那儿,酒足饭饱之后你们不放人怎么办?还是你给我点材料比较好。”
 要的就是让你有来无回。蓝河咬着呀把路边一只小魔兽驱赶回森林深处。

 时值正午,太阳慢吞吞挪到两人头顶上方。蓝河低着头瞟着叶修脚下的影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TBC.

补充设定:
龙虽然有很多优点,却也有无法回避的缺陷,比如因身形庞大而稍显笨拙而且无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关注到战斗中的每一部分等等…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引导者。
引导者与龙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战斗时的任务就是指挥引导。叶修大大当然是没有引导者的,他的突出能力让他并不需要这一角色。蓝河大大的引导者是同为团长的笔言飞大大(掩面

还有就是梁易春,设定是他也是头龙,称号叫春易老。(我承认总写真名看起来有点别扭555

蓝河也是很厉害的人呢,非常厉害的那种。

 

 

【叶蓝】边缘人 (3)

 

3

蜘蛛森林里的蜘蛛倒是挺好找的。
叶修蹲在地上,面前是五六只巴掌大的死蜘蛛。暗红色的,腿脚早已僵直,还散发着奇怪的味道。他也不以为意,从后背上背着的包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单手拿起蜘蛛,小刀轻轻一抹。“唰”的一声他手中就多了一颗蜘蛛的毒牙。
唰,唰,唰。
全部处理好后,叶修把毒牙装入背包放好,再用雪把痕迹盖住,起身走了。

蓝溪阁。
蓝河一边走一边琢磨,这个君莫笑到底怎么个意思。之前在森林里也遇见过几只魔兽,从出手来看他的确很强,即使身上那股浑然天成的无耻风范也无法掩盖他的高手气质。自己对上他也难有胜算,除非用龙形态——但那样也太胜之不武。蓝河的骄傲不允许他以这种方式战斗。
唉可惜看他年纪这么大了身上却没有龙的气息,那估计以后也有点难…这事一定要讲给大春听……写个报告吧要不。
等等,我为什么要写报告?蓝河想抽自己。

下午蓝河躺在自己床上时还想,这一天两次的,怎么跟约会似的。

也不想想谁没事干跟冰天雪地约会。

晚餐时间,笔言飞端着盘子来找他,“蓝桥你刚去巡逻了可能没听说,嘉世的叶秋队长退伍了。”
“嗯?……嗯。”笔言飞手里的鸡腿看起来特好吃,这臭小子就知道吃独食,也不给他带一个,还举着它在自己面前来回晃悠,人性呢。
“叶团长也是一代传奇了吧,他带领着嘉世佣兵团在历次对抗魔兽的战争中都取得了很高荣誉呢。”
“……”这小子之前还卖我来着,一定不能让他舒坦了。
“叶秋团长就这么离开了,好可惜……蓝桥你在听吗?”
“……?!”

蓝河沉默。
叶秋是联盟的元老级大神,仅仅一句“获得很多荣誉”根本不能恰如其分地形容他。佣兵对抗赛冠军,一击必杀,输出之星。他立下的赫赫战功摞起来可以堆满自己面前的汤碗。这样史诗一般的人的离开总是让人很惆怅。蓝河虽然不是他的死忠粉,却也真心实意地仰慕着这位顶尖战士。

惆怅归惆怅,生活还得继续。
傍晚的蜘蛛森林里,蓝河与叶修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蓝河认为的)

巨大的魔兽出现后蓝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身边的叶修。
开玩笑,这可是工会重点拉拢对象,要是在自己手里有点什么闪失那还得了?!
他把手里的长剑一甩,两步就迎了上去,把叶修挡在身后。龙的身子上覆盖着一层坚韧的鳞片,在积雪的映衬下不时泛出一道道冷光。可毕竟这是两只有自主意识有智力的二阶魔兽,并不好对付。蓝河左支右绌,一时间竟占了下风。
叶修两三下就跳上了一旁与蓝 • 超进化成龙 • 河视线等高的树枝,一脸无所谓地笑嘻嘻问他,怎么样蓝团长需要我帮忙吗,这忙可不是白帮要交材料的哦。
“君莫笑!”蓝河气他的不紧不慢。
叶修皱皱眉头,“叫我叶修。”

叶什么??!?
蓝河一个走神差点把自己送到魔兽嘴里。

叶修“啧”了一声,从高处蹦下来。旋身提高出手速度,手里的矛转了半个圈扫向魔兽。
矛尖刺入魔兽的皮肉,迸射出红色的血。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叶修还挺计较,“到底要不要我帮忙?”
“……。”

“以你为中心四点钟方向有一只。”
“90度甩尾!”
“注意后方绕背的那只。”
叶修的指令有条不紊却又一直非常及时,让蓝河如鱼得水。那些深埋在身体里无法释放的能量像是突然找到了出口,宣泄而出。

没想到难缠的魔兽就这样被削死了。
蓝河变回人形时脑子里还晕晕乎乎的,脚下没注意绊着哪了整个人就要扑向大地,叶修赶紧上前把人扶住了。
怎么就乱哄哄地打死了呢,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直到被叶修搂住了蓝河都在琢磨,然后就见叶修整张脸都在自己面前放大了,笑得贼兮兮的,不过能感觉出是真高兴:
“蓝团,材料?”
拽着叶修衣服领子站起来时蓝河就费解了,打死两只二阶魔兽也没见你这么高兴,俩材料就乐成这样,什么人啊。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花重兮嗣 | Powered by LOFTER